大學子弒母案嫌疑人被抓:網購30張身份證,3年來一直在國內

匯聚分享 短文分享>思想聚焦 2019-4-26 7:22 12582字 25分鐘 281 1 字號: | |

本文轉載于百家號:新京報,看之震撼,出乎意料!特轉發!

吳謝宇.jpg


新京報訊(記者劉思潔趙朋樂)今日(4月25日),新京報記者從福州市公安局宣傳處負責人處獲悉,涉嫌弒母的北大學子吳謝宇已經被抓獲。據接近警方的內部人士透露,吳謝宇于4月21日在重慶江北機場乘機時被抓。身上帶了30多張身份證,通過網絡購買,三年來一直在國內活動。  

新京報此前報道,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發布了一則懸賞通告。通告稱,2月14日情人節,警方發現一名女子謝天琴死在福州一所中學教職工宿舍內,其22歲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懸賞萬元緝捕。新京報記者獲悉,犯罪嫌疑人吳謝宇就讀于北大,作案后封死了住處,將尸體用塑料布層層包裹,還放入了活性炭吸臭。弒母后,還以母親名義貸款。  

2016年5月19日,河南商丘警方曾協助發布懸賞通告,稱北大弒母案嫌疑人吳謝宇可能潛逃至河南,凡提供相關線索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吳謝宇的,可獲獎金5萬元。但之后一直沒有吳謝宇消息。  

今晚22點,新京報記者從福州公安宣傳處負責人獲悉,吳謝宇確已被抓獲,案件目前正在調查中。  

早前報道:  

北大學子弒母案:連小說都不敢這么寫的真實案件  

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發布了一則懸賞通告,通告稱,2月14日,在福州一所中學教職工宿舍內發現一女尸,女尸是本校職工謝天琴,其22歲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懸賞萬元緝捕。  

事件:2月14日,在福州一所中學教職工宿舍內發現一女尸,女尸是本校職工謝天琴  

時間:2月14日情人節  

地點:福州一所中學教職工宿舍內  

嫌疑人:吳謝宇。其22歲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懸賞萬元緝捕。  

吳謝宇3.jpg

公開資料顯示,吳謝宇2012年考入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目前犯罪嫌疑人仍未抓獲。  

據悉,犯罪嫌疑人吳謝宇是北大學生,其作案后封死了住處,將母親尸體用塑料布層層包裹,還放入了活性炭吸臭。弒母后,吳謝宇還以母親名義貸款。  

死者謝天琴是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的歷史老師。一位2008年畢業的學生稱,高一時,謝天琴曾經是班主任。她說,2005年其獨自一人到福州讀書,謝老師平時話不多,挺內向的,與人交往不多,但對人很好,很疼愛學生,“我想家,她還帶我去她家吃飯,很細心。”“她很疼愛她的兒子,從小就以他兒子為榮。”上述學生稱,謝天琴丈夫前幾年因病去世,只剩母子倆相依為命。  

吳謝宇4.jpg

吳謝宇成績優異,曾是高考狀元  

據吳謝宇多名同學稱,吳謝宇曾是2012年福州一中高考狀元,同年就讀北大經濟學院。公開資料顯示,大一大二學年,其在北大均獲取了獎學金。吳謝宇初中時便成績優異。他初中就讀于母親所在學校。  

據福州警方消息人士透露,犯罪嫌疑人吳謝宇作案后封死了教職工宿舍,將尸體放在床上,用塑料包裹十余層,并在縫隙中放入活性炭吸臭。此外,他還在房間內安裝了監控,并且連接了電腦。  

據北大經濟學院學生稱,吳謝宇過去一年基本不怎么在學校,同學都在找他。他學習成績很優秀,此前一直在考GRE,準備申請出國留學,但2015年年中開始便聯系不上了。直至看到新聞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同學感到震驚。  

吳謝宇2.jpg

以下部分摘自“先生手賬”作者:陳宗鶴  

01  

北京大學,一座令無數人向往的中國最高等院校。學霸,這個詞和北京大學讀書的學子必然脫離不了關系。吳謝宇,這個看似陽光帥氣的北大經濟學系男孩,就是家鄉與高中母校人人眼中最耀眼的學霸。  

吳謝宇曾經的人人網頭像  

然而,在2016年的情人節這天,一切的一切都變了。他成為了一個涉嫌謀殺罪的逃犯,并且殺害的人,是他唯一在世的親人:他的母親。  

2016年2月14日,福州警方接到報案,撬開了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教職工宿舍的一間房間。一具被裹了十幾層塑料薄膜的女尸呈現在警方面前,而在這個房間的四周被裝滿了攝像頭,以及一紅外線報警器。尸體發現的現場就如電影里拍攝的墓穴和密室一般。  

死者名叫謝天琴,是該校的歷史老師。在其學生和同校老師的印象中,謝老師的評價是“正直”、“剛正不阿”、“為人很好”,幾乎沒有仇人。謝天琴的丈夫吳志堅于2010年因肝癌不幸病逝,所以只剩下她和唯一的兒子兩人相依為命。  

然而,誰都沒想到,殺死她的兇手就是他的兒子、北大高材生:吳謝宇。  


02  

警方從現場指紋、DNA、網購交易記錄等一系列證據指向嫌犯就是吳謝宇無疑。在尸體的發現現場,警方找到了多把切割尸體(肉塊)專用的錐子與刀具、甚至是醫學隔離服。初步尸檢表明,吳謝宇在對母親行兇后,曾經試圖分尸未果。(穿著隔離服的他曾想砍下頭顱,但失敗了,或許是因為怕動靜太大讓鄰舍聽見;或許是其他原因)于是,吳謝宇將其母親用塑料薄膜包裹了起來,每層里面塞滿了活性碳粉與殺蟲劑,足足包了十幾層。目的就是為了不讓尸體發臭的味道外散。  

此外,吳謝宇通過網購買了數臺電子視頻監控以及紅外線報警器。全部布置對著藏尸的房間里,只要有人進入,紅外線報警器就會在他的手機上觸發報警,并且他隨時能在手機上看到房間里實時的監控畫面。  

是的,那天警方進入了案發現場,吳謝宇在手機中全程看在眼里。就和電影里一模一樣。  

警方從尸檢的結果來推斷,謝天琴的死亡時間為2015年7月23日左右。也就是說,從死亡到被警方發現,謝天琴的尸體在她的宿舍里躺了足足半年多。 

而且更令人可怕的是,提供給警方謝天琴失蹤線索的,是兇手兼兒子吳謝宇本人!如果不是他的一條短信,至今也沒人會懷疑謝天琴的生死!  

吳謝宇5.jpg

03  

那么兇手吳謝宇是不是平日里就表現出極端的人格偏執,或者像馬加爵那種仇世的跡象呢?  

完全沒有!  

你無法想象,即便到今天,你去問吳謝宇的同學們,他們都還這么回答:“是不是哪里搞錯了?我不相信是他殺的。”甚至一位他的同學向記者斬釘截鐵的說道:“我情愿相信自己去殺人,也不會相信他會殺他的母親。”  

吳謝宇,這個北京大學經濟學系大四的學霸。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他的原生家庭與環境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們再將時間軸回到吳謝宇的童年。  

吳謝宇從小就是個“完美”的孩子。教師家庭中長大的他,一切都是循規蹈矩,在所有鄰居、同學家長眼中,吳謝宇就是一個典型的“乖巧懂事”的別人家孩子。  

成績好、孝順、從不闖禍、聽話、體育成績也出色、籃球打得非常好、180以上的個頭,文理從不偏科、中考是狀元、高中提前被北大錄取。在他的身上幾乎找不到一絲缺點。  

而這一切的“完美”,都要得益于他有個極度“保守型”的教師母親:謝天琴。  

身為傳統中學教師的謝天琴對自己的品德修養極度克己與自律,據傳她當上老師后在夏天就從沒有再穿過裙子。  

“個子不高、清瘦、喜歡穿深色衣服、戴金屬框眼鏡。是很典型的知識型女性外貌。”同事是這么描述謝天琴的,“內斂沉默,與人交往也不太多。我們平日辦公室都會聊一些家長里短,尤其是女教師之間。但她似乎從來不聊這個。人看上去有一點清高。但她和丈夫的感情非常好,人也特別正值,非常有原則性。”  

2010年,謝天琴的丈夫不幸生病去世,謝天琴曾經的大學同學以及好友籌集了共1.8萬元慰問金給到謝天琴。被謝天琴婉拒。親友們曾經三次將這筆慰問金給她,她都拒絕了。  


04  

平日里,這樣的教師作為母親往往會表現為“要強、忠貞、刻板、道德潔癖”的印象,而這一切的完美人設模版更會在長年累月之中加載到自己的親身兒子身上。  

于是,吳謝宇,一個完美的學生,一個完美的兒子,誕生了。  

從小學起,吳謝宇就表現出了與常人完全不同的自律與規矩。放學后從來不和同學一起出去玩,而是馬上背上書包回到家寫作業。  

鄰居江楠至今還深刻記得,幾年前去謝天琴家中,看到吳謝宇在客廳里的書桌上極其認真的練習毛筆字。見到鄰居到訪,吳站起來非常禮貌的說了聲“阿姨好”,接著又坐了下來繼續練字。毫不分心。  

而他的智商優勢更是在這種原生家庭中如虎添翼。從小就被所有老師視作為“天才”,小學到大學,無論多難的內容,只要他看一遍就全懂了。文理科都很優秀,作文成績很高,英語GRE的分數更是高達全球前5%。在福州高中,他被同學稱之為“宇神”,即便在學霸堆積的北京大學,他也被同學稱之為“大神”,而在籃球場上他被同學稱之為“籃板大師”。  

一段摘自財新的采訪中,我們可以大概描繪出吳謝宇的為人:  

梅子是吳謝宇的青梅竹馬的老鄉。  

2013年春天,鄰校的她要去北大旁聽講座,找到老鄉吳謝宇帶自己入校。對方很熱情,細致地指導她每一步怎么操作,“特別嚴謹”,早早便在校門口等她。兩人推著單車走在校園里,面對梅子對北大學術氛圍的贊嘆,吳謝宇顯得很平靜。  

晚飯本來想點餐廳招牌的雞肉飯,但他突然改口“還是吃牛肉飯”——當時傳聞禽流感肆虐。“你難得來一次吃出問題就不好了”。梅子記得,他吃得非常干凈,沒有剩飯,而且很“規矩”——從一邊整齊地吃到另一頭。因為梅子剩下了菜里的洋蔥,吳謝宇還批評她“浪費”。  

飯后,兩人聊到清華“朱令案”(20多年前,清華學生朱令出現“鉈中毒”癥狀而癱瘓,一度有人懷疑投毒者是其宿友,至今仍為懸案)。梅子還擔憂“我們現在可真是危險”。  

吳謝宇告訴她,北大以前研究生也發生過類似的情況,“沒事,我們宿舍四個都是福建人,應該不會有問題”。他開玩笑說“得感謝宿友不殺之恩”。  

他早早占了講座位子。那本用來占座的高數課本上寫滿了批注。“比如這問題還有另一個證法,或者他覺得(課本上)這個說法不對”,梅子回憶,就像他在和自己對話一樣。  

“再加上打籃球很棒,完美。”梅子總結,“優秀的男生我見過很多,但他真是完美到可望不可及那種。”  

但他以不怎么玩微信為由,婉拒互加好友。兩人平時通過社交網絡和電話聯絡,每年都會互相祝福生日快樂。不過,他很少提到自己的家庭情況。  

后來吳謝宇曾淡淡笑著告訴她:“你長得很像我高中一個學妹。”梅子則說:“情感方面,我不太敢聊,他太優秀了。”  

2015年,吳謝宇沒有再發來生日祝福。  

他對異性似乎很體貼。一位朋友回憶,與吳謝宇相識的列車上,被問到就讀學校時,他刻意低聲回答“北京大學”,似乎怕給大家壓力。他還提出,讓男生們擠到一排,好讓同行的女生獨自躺一會。  

他還把自己的水果零食拿給大家吃。“樣式很多,應該都是他媽媽準備的。”朋友回憶。  

在梅子眼中,吳謝宇是積極陽光,充滿魅力,絕非存在情感障礙的人。  

那么,他是不是和母親的關系非常差呢?未必如此。  

在鄰居眼里,吳謝宇反而是極為孝順母親的代表。在大學期間,他幾乎每晚都與母親通電話。外人來看,他是極其愛他母親的。這也就是為什么前文他的同學說“即便相信我自己殺人,也不會相信他去殺他的母親。”  


05  

可是,在這個完美兒子的腦中,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他對母親起了殺心呢?至今無人能解答。唯一的猜測,就是從小到大,吳謝宇在外人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為了表現給母親看的,從小到他,他都披著一副“乖巧與天才”的面具活著。  

如果真要說發生變故,或許就是在吳謝宇的父親病逝后。  

高中同學回憶“和其他學霸不一樣,他是那種很合群的學霸,有一次他在宿舍接到電話后跑到陽臺嚎啕大哭。大約在那個時間段,他的父親因肝癌去世了。”  

父親去世后,母親謝天琴的情緒也開始有了略微的變化。晚上只要樓里有小孩哭鬧,謝天琴就會跑上去說教。似乎情緒變得略微異常敏感。  

而按照謝天琴的性格,她是不會在案發前找其他男人談情說愛的,對于古板保守的她,親友們一致認為她會守寡多年。  

時間來到2015年7月下旬,那是一個暑假,他殺了他的母親。就在這間宿舍里。  

高智商的吳謝宇加上謹慎細致的性格,讓他的殺人行為毫無旁人察覺。  

吳謝宇網購了塑料薄膜、活性炭、殺蟲劑、以及用于分尸的刀具和隔離服。在嘗試分尸失敗后,他將母親整個尸體裹了起來。然后繼續網購許多個攝像頭與紅外線報警器,將宿舍布置成墓穴,手機隨時能監控房間的畫面。  

他用母親的手機以馬上要和兒子去美國留學、航班很緊為名,向所有的親友群發短信借錢。一共借到了140余萬元。他還將之前被母親婉拒的1.8萬元也拿了回來。  

隨后,他用母親以前寫的信,每個字都剪下來,再粘起來復印,偽造出一份假的辭職信給到謝天琴的學校。  

2015年7月24日,百度知道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匿名提問:父親病逝,母親被兒子故意殺死,受害人的親屬有權向其兒子提出民事訴訟?  

有觀點認為這提問者應該就是吳謝宇  

是的,這一切的準備已經讓他的犯罪瞞天過海了。欺騙親友說是移民美國,騙到錢,辭了母親的工作。這樣一來,即便他和母親消失了,也沒人會懷疑。因為大家的印象中就是“母子倆去美國了”。若是錢沒有還,一來在美國,親友也找不到母親要錢。二來他們會以為倆人國外混得很差,賴賬不回來了。  

除了尸體還在密閉的宿舍內,其他為犯罪逃脫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完美!  

隨后,吳謝宇消失了。  

整個暑假以及開學,他都消失了。  


06  

警方發現,吳謝宇在消失的日子里去了上海。他談了一個女朋友,住在了女友家中。而這個女友,是一名性工作者。  

我們前面已經了解了謝天琴的性格,作為極度保守正直以及刻板的教師,對妓女是不會有一絲容忍的。可在謝天琴死后,吳謝宇找了一個這樣的女友。

據一名知情人透露,該性工作者來自河南,暫居上海。不知吳謝宇為何會跑去上海,但是在和女友相處的日子里,吳謝宇對性欲的發泄欲很強。錄了許多和女友上床的視頻,也買了許多性用品。  

其實看到這里我們已經有點眉目了,曾經在母親掌控下壓抑多年的吳謝宇,在母親死后立馬找了一個她最反對的女子戀愛,并瘋狂的發泄曾被禁錮的性欲。是否這才是他弒母的原因呢?  

吳謝宇很愛這名性工作者,似乎是他的初戀。吳謝宇本打算用12萬向她提親,但最終雙方一直爭吵不休。他在上海呆了3個月,隨后吳謝宇又從上海消失了。  

之后吳謝宇在福州、北京、上海又多有蹤跡。人們最后一次見到他是在12月底,新京報報道中稱有同學看到吳謝宇回北大了。他回來咨詢補考的事。  

這是一個很詭異的現象。既然他回來咨詢補考,就說明那一刻他還是想著讀完學業。并沒有跑路。  


07  

2016年2月5日,本案最不能令人理解的事情發生了。吳謝宇向他舅舅發了一個短信,稱他與母親從美國回來了,2月6日到莆田,希望舅舅來接他們一下。  

舅舅開車前往后,最終沒有等到母子倆。  

隨后幾天舅舅發短信給謝天琴和吳謝宇都沒有回復,電話也打不通,然后越想越不對勁,越想越不對勁。當然最初他想的并不是吳謝宇殺害母親,而是擔心這兩人沒有回復出事。于是舅舅在2016年2月14日報了警。  

警方來到謝天琴的宿舍,撬開了門……  

之后就是文章開頭所描述的,吳謝宇在手機的另一端眼睜睜的看著監控畫面上發生的一切。  

警方立馬鎖定了嫌犯吳謝宇。然而查到他最后的行蹤是2月4日、2月5日和2月6日入住河南一家酒店,以及那天在河南取款的監控。  

全國通緝!  

那是吳謝宇最后出現在大眾面前的畫面。此后,包括警方再也沒有人找到他。  

幾乎所有人都猜測他已經偷渡出國了。借來的140萬除了自己的開銷,應該也是為了偷渡所準備的。在中國如此密布天眼的今天,是不可能抓不到一個實名實姓的特大殺人案件罪犯的,除非偷渡出國了,否則不可能至今還未破。  

而一旦真偷渡出去且拿到假身份,這個案件就很難破了。  


08  

此案中至始至終都有4個最大的疑點詭異到令人費解:  

1.作為如此高智商、作案如此慎密的吳謝宇,為什么要故意發短信給舅舅來暴露讓世人懷疑自己?如果他不發短信,所有人都以為他移民美國了。也不會過問母親的下落。除非學校宿舍拆遷,那他的母親也不會那么快被警方發現。甚至今天都沒人知道。  

2.既然早準備好跑路,為何要回北大詢問補考?難道還想畢業,在中國瞞過一世?  

3.既然殺人了,被抓肯定死刑或無期,為何還要在貼吧問錢需不需要還?  

4.為何最后出現的地方是在河南。如果偷渡的話,一般是邊境或者沿海城市,最后一天出現在中原的河南,他去干什么?是否是去見女友最后一面?  

以吳謝宇的智商以及其流利的英語能力,如果在國外成功拿到黑身份黑下來的話,或許真的能逃亡一輩子。即便哪天在異國他鄉見到一個華裔,你也不知他是否就是吳謝宇。  

吳謝宇從小最大的夢想就是留學美國。他選擇北大經濟系的原因是誤以為經濟系能夠賺錢。  

高中好友孟川,是吳謝宇高中時最好的朋友。曾經分班離別那天,他們幾個好兄弟抱在一起痛哭。吳謝宇說:我們一輩子是兄弟。孟川隨后前往美國留學,吳謝宇去了北大。那一天,在送別孟川的前夜,吳謝宇送給孟川一本本子,上寫下幾個扭曲的字:“以后去美國找你,兄弟。”  

按照吳謝宇的性格,說不定多年后,在美國的大學里能見到一個華裔的臉孔,然而身份和國籍早就不是吳謝宇與中國。  

但,他仍舊是逃犯。  

以下部分摘自“沒藥花園”,作者:何襪皮  

在目前非常少的線索上,網上有著各種猜測。我對各個版本的猜測從可信度從低到高排列:  

猜測一:吳謝宇有精神疾病  

吳謝宇的三個姑姑都有精神問題,吳作案時會不會也精神失常了?  

“沒藥花園”判斷:可能性為0。  

吳謝宇的奶奶生了五個孩子,吳父排行老二,是家中獨子,另有四個女兒。大女兒精神正常,吳謝宇父親精神正常,二女兒神志有些不正常。以上三個是吳謝宇奶奶和第一任丈夫所生。此后她再婚,又生了兩個女兒,三女兒至今住在精神病院,四女兒20年前便已精神病一級殘疾,需要由老人照看。  

也就是說兩個精神病嚴重的姑姑是吳謝宇奶奶和第二任丈夫所生,和吳謝宇父親同母異父。如果非說這精神病是基因遺傳,我認為很有可能是第二任丈夫的基因有問題,和吳謝宇沒有血緣關系。  

我相信他沒有精神分裂更主要是從他的一系列行為來看,他是理智且深思熟慮的。無論從預謀弒母,還是詐騙親友的錢,以及案發后應付朋友同學,不僅沒有任何精神錯亂的跡象,相反步步為營,時刻調整戰略。  

舉個例子,他在發短消息騙親友錢時,先用自己的號碼群發消息向大家告別,說自己要去麻省理工留學,帶媽媽一起7月25日走。隨后又用母親的手機發消息向大家借錢。他用兩個號碼先后從兩個角度敘述同一件事,起到相互應證的作用,打消大家的疑慮,很像網絡詐騙案中一人分飾幾角的手段。他不僅精神沒失常,智商情商都到位。  

有人或許會說,那他會不會是間歇性的呢?他精神病一發把他媽殺了,精神恢復正常后發現自己做錯了事,才用理智掩蓋的。抱歉,這不可能,因為顯而易見他謀殺以及騙錢都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和預謀的。  


猜測二:賭博或者炒股欠下高利貸  

有人認為,從他殺母后立刻借了144萬跑路看,錢是重要殺人動機。而突然需要錢的原因多半是賭球或者炒股失利,欠下高利貸,母親不愿意給他錢,他走投無路才殺母。  

“沒藥花園”判斷:可能性為0。  

逆子輸紅了眼,回家翻箱倒柜,要找出母親的棺材本去翻本,雙親阻攔,就把雙親殺了。這種事倒挺多,但發生在吳謝宇身上的幾率為0。  

我非常同意,2015年春天是他人生的關鍵轉折點,他突然急需大量金錢。但經受過道德訓練的吳,在本質上絕不是那種自私卑劣的小人,他不會僅僅因為錢而殺人。對于一個大三學霸、前途無量的北大經濟系學生,肯定也是開了眼界的,不至于認為母親的命只值100多萬。  

其次,吳不是賭徒性格。我和吳的同學聊過,吳不存在經濟上的壓力。當年北大經濟系不收學費,住宿免費還有補貼,他也拿到過上萬元獎學金,平時需要從他母親那里開銷的是他的日常吃喝,這個應當他母親能負擔。他也沒什么奢侈的愛好。一個勤儉刻苦,全身心撲在學習上的人,不會突然之間想靠賭球或者炒股發財。  

如果以上的不夠有說服力,那么我想說最重要的一點是,案發后警方沒有任何對于欠錢的披露,網上也沒有相關的消息。現在追債的手段之高明/厲害/激進相信大家也有所聞。我之前寫冰柜藏尸案時,也提到哪怕人去世后,債主也對家屬窮追不舍。有個段子,討債的人能把失散多年、連親生父親都找不到的兒子給找到了。如果他欠了什么校園貸、高利貸、支付寶、信用卡,1,首先會找到他的學校、宿舍,2,其次會找到他福州家,門上可能已經貼滿了追款條,3,會找到他母親工作過的學校。但目前沒有任何人提起追債一事。  


猜測三:母子亂倫,母親有男友等  

1,也有許多人猜測起因是吳和母親的情感關系。他父親去世后,他和母親有了超出母子的關系。2,或者,他母親有了新男友,他接受不了。  

“沒藥花園”判斷:可能性為0。  

我前面也對謝天琴的性格有過分析,這樣一個清高、保守、中性、要強的知識型女性,是最不可能去做有違社會倫理的亂倫的那一類人。  

“謝天琴有新男友”的猜測也是錯誤的,因為它把吳謝宇看成一個偏執的人,而謝天琴則是一個moveon的母親。根據我此前性格分析,如果有一個人偏執、鉆牛角尖,那這個人一定是謝天琴,而不是吳謝宇。吳謝宇可以揮刀分尸母親,不行立刻轉為活性炭,可見這人頭腦靈活,思想open,簡直沒什么顧忌。在丈夫去世后,謝天琴常年沉浸在思念中不能自拔,脾氣變得更為孤僻。按照這種性格走勢,她會把全部希望寄托兒子,孤老終生。如果她真的結交了男友,或許就給了她和兒子人生一個出口,也就不會死了。  


猜測四:HIV  

有人猜測吳染上受人歧視的絕癥(HIV),不想母親孤苦無依并在極大的痛苦中度過余生。他本人應該已經無聲無息的死了。  

“沒藥花園”判斷:可能性為1%。  

說實話,我沒有客觀證據反駁這個。但吳謝宇如果網上查下就知道,只是感染HIV,以目前治療手段活上20年沒問題,說不定還可以熬到母親百年后。 

好吧,或許他性格悲觀,覺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不如和母親一起去死。可那種絕望心境,又不符合他殺人后步步為營的防御:分尸、活性炭、監控攝像頭。也難以解釋他為什么都覺得自己沒未來了,還要設計坑母親的親友,騙他們那么多錢。或許有人會說,朱曉東不就坑了老婆的錢去揮霍,享受最后的奢侈?但是朱曉東和吳謝宇簡直像是兩種生物。吳的理性、自制力、智商、人生追求、對世界的感悟,顯然和朱不是一個層面的。  


猜測五:被妓女及其團伙以性愛視頻敲詐  

有人提出一種思路:由于吳消失了,他和妓女何時相識,誰拍了視頻,為何轉賬幾十萬都只剩妓女的一面之詞。吳可能在案發前就認識妓女,被她的犯罪團伙拍了視頻勒索,他知道母親不可能拿出錢,也擔心母親這么清高的人無法承受現實,便殺了母親替她解脫,支付贖金。  

“沒藥花園”判斷:可能性為0。  

這思路有合理之處。但我不認為妓女以敲詐勒索他的方式取錢,兩人不是敵對關系。吳性格霸氣,喜歡挑戰,會和困難戰斗到底。如果是敲詐,他絕不是那種乖乖就范的人。他會去對付妓女和同伙,而不是回家弒母騙錢。  

首先,我們要看警方是怎么找到妓女的。吳應該沒對第三個人說起過他和妓女的事,警方應當是在2016年2月后才去調取吳謝宇的手機卡通訊記錄,查到他和妓女的號碼頻繁聯系。  

既然警方采信了妓女的話,我相信他們對視頻的拍攝時間做了技術鑒定,應該是在案發后(除非警方太蠢,妓女說什么都信);通訊記錄應當也支持他們在2015年8月-2016年2月之間確實是有緊密聯系的。但案發后,他并沒有殺死妓女,妓女也沒有提出過他有什么暴力傾向。可見至少他不認為妓女是自己的敵人。  


猜測六:落入了妓女及其團伙的騙局  

“沒藥花園”判斷:這個假設是我提出。可能性在50%,基于7月24日百度知道那個提問等。  

吳屢次表現出很想去美國留學。根據北大經濟系和他一屆的同學說,像他這樣的成績申請到全額獎學金還是希望蠻大的。哪怕大四沒申請到,先工作兩年再申請也可以。條條大路通羅馬。如果錢是他殺人動機的一部分(僅僅一部分或者導火線),那么,2015年春季又是發生了什么,讓他迫切需要錢呢?  

很可能,他落入了一個由妓女串通的精心策劃的騙局。  

吳謝宇考入北大,大城市人和人之間的關系相對冷漠、復雜,競爭關系更大,同學間貧富差距大,種種讓他不太適應,盡管對身邊的人依然笑臉相迎,但內心壓抑,只和孟川說起過自殺的念頭。吳不是那種矯情的人,他不到非常嚴重的地步絕對不會輕易和人說這些。  

2015年春,他通過微信附近的人之類的招妓,認識妓女A。A的套路,以及吳本身沒有戀愛經驗、在學校很孤獨,讓他很快對她沉迷,各種開銷也大了起來。  

因為在弒母前吳一直通過微信(而非電話)與A保持聯系,A一旦刪除聊天記錄,警方無法查到A和他在2015年8月以前的聯系記錄,所以A可以隨意聲稱他們的相識時間。  

有天A對吳說了一個悲情故事,那時她身不由己,不得不轉去上海工作。故事版本參見網上各種騙局。版本一,家境貧寒,母親重病,自己為了給她治病才賣淫。版本二:家人欠下高利貸,自己沒錢贖身,被迫賣淫。A告訴吳,解決困難要一大筆錢,大幾十萬。吳陷在情感中不可自拔,他不希望失去她,也相信自己有義務幫助“愛人”,但同時知道自己短時間不可能籌到那么多錢。那么首先浮入他腦海的,必定是那些曾經向他們家伸出援手,而被母親一一拒絕的親友。  

母親絕對不會允許他去借錢幫助一個妓女,最鄙夷的那類人。此時,沉浸在解救妓女,并和她同度余生幻想中的吳,激發了反抗母親的道德施壓的念頭。但他不會僅僅把兩個女人對立起來,非此即彼。他需要讓自己內心合理化自己的決定。  

母親在丈夫去世后一直沉浸在孤獨痛苦中,或許還屢次表達過想追隨父親而去,只是為了兒子才硬撐著。吳自然認為殺了母親,是在幫助她解脫,也不必讓她因為自己和妓女的交往而蒙羞。我相信,只有自欺欺人,讓自己相信弒母對多方有利,他才下得了決心。  

這個猜測或許聽起來有點荒誕,但如果你結合其他證據看,就會發現其他一切都好似解釋得通了。  

結語:沒有幾個人愿意相信,吳謝宇殺了母親謝天琴。有媒體采訪了吳謝宇的初中、高中、大學同學以及老師。在他們眼里,吳謝宇是一個成績優異,待人友善的人。這樣一個人為什么還會犯罪呢?


看完這篇新聞后,博主個人感觀:

今年我們縣也發生了一起13歲小孩弒母事件,想想真的是令人恐懼與膽寒。前者或心智未開一時沖動,未曾想高考狀元、北大高材生亦能做出如此惡劣行徑,令人發指!這個社會怎么了?希望僅僅只是極個別案件吧!

本文鏈接:http://www.cvhabu.tw/sxjj/1086.html 百度未收錄
版權申明:文章如未標注轉載均為本站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張凱博客"。

評論

  1. 技能制造大師 江西省九江市 電信 2019-04-26 19:41 回復

    今天看新聞說抓住了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填項已用*標注

Ɣ回頂部
00:00 / 00:00
順序播放
    广西快乐双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