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6 182613.jpg

早間聽長輩說,人的一生精力有限,只有專注于一件事才能做好一件事,專注的事多了就會分心一事無成。做一行愛一行,追求到極致,便有成功相隨。

縱觀時下各行各界的翹楚大拿,無一不是天縱之驕,我等一介庸人,怕是在某事上傾盡一生也難以達到他們時下的程度,更不敢癡心妄想與其比肩。至于歷史上那些全能型的奇才,簡直神奇,我等只能瞻仰,遙不可及。

我不是一個能坐得住的人,不甘平凡,甚至癡心妄想,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做好無數件自己熱愛的事。

于是我圍繞這些事制定了切合實際的目標與計劃,有些已經實現,有些有待努力,有些微不足道,有些則需要耗費一生:

我想有一份自己熱愛的事業,值得為之奮斗,創建一家公司,努力做大做強,耗盡一生精力,直到我把公司造就成企業,屆時公司也讓我真正成為“我”;

我想寫好行草,能否評為書法家倒是其次,只圖“書華夏文明,寫燦爛人生”,字如其人,落筆成風,游刃有余,雖放縱不羈也有自設原則的束縛;

我想學好攝影,留下值得紀念的美好瞬間,讓自己能欣賞美并擁有創作美的能力,留下幾張值得稱道的作品;

我想養好花草,不求多不求精,任爾東西南北的品種,沒有謙謙君子的高尚情操,只是一種堅持一種情懷;

我想盤好一串手串,金剛菩提即可,不是多名貴,也不需要開光,沒那么多俗世里門門道道的講究。我不太信仰佛教,但內心非常尊崇,盤著它一遍遍念著《度母經》與六字大明咒,得到宗教般的心寧就心滿意足了,追求的只是自我精神的慰藉

我想畫好數字油畫,原來想通過自媒體的形式成為數字油畫廠家,或許只是三分鐘熱度而已,但即便是米粒之光浮現的夢想,也要有與皓月同輝的雄心,畫好一巨幅便知足;

我想飼養好一只寵物,看著它從幼體逐步成長,在它有限的生命里與它相伴相隨,直到為它送終、將它埋葬,用余生紀念它;

我想用再完成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看盡人間百態,品味孤獨滋味,途中絕不懈怠,回首沒有缺憾;

我想建好“張凱個人博客”,有些個固定粉絲,能否成為線下的朋友那是一說,知我懂我,能產生靈魂的共鳴足矣;

我想寫一本書,其名為湫,人生如書,待我功成名就,書也大功告成,如無人賞識,自費出版,送給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我明白我的愛好太多,分心太多,終將碌碌無為。

但我亦深知,擁有一個追求極致的心,哪怕做不到極致,也會先人一步。


2016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