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名為湫>花草 2015-04-17

自初識風信子到如今,已經匆匆四年了,流年似水,平淡無奇,對她的愛,也從熱戀變得深沉。

之前幾年都是水培風信子,今年突發奇想改為土培。深秋的時候,在淘寶上一口氣買回了二十余種顏色的風信子,從“吉普賽女王”到“伍德斯托克”,仿佛就是一套完整的色環:由紫轉紅,再由紅轉粉,花色越來越淡,直達變成“哈勒姆城”的鵝黃色。

望穿秋水,風信子種球的終于到家了,我迫不及待的拆開包裹盤點數目,逐...

3563次瀏覽 1條評論 花草養護

張凱   其名為湫>花草 2014-03-24

再遇風信子,已是一年新春。


“三月春花漸次醒,彈指年華誰老去。”在風信子風華正茂的時候,人們羨慕的她的明艷,當她崢嶸褪去蕭瑟滿園,再無人問津她的容顏。


春回大地萬物復蘇,風信子卻彎了腰白了發。迷離的黃在綠影婆娑中格外刺眼,干瘦萎縮的花瓣再也不是當初的嬌嫩欲滴,再也不會被眾星拱月了,甚至連當初粗壯的莖,如今也需要扶持才不至于折腰。


日漸凋零的風信子是那么的不合群。曾經萬人空巷的美...

959次瀏覽 0條評論 花草養護
Ɣ回頂部
广西快乐双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