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篇隨筆是應該在昨天午夜寫的,當時更為情緒化一些,寫出來的東西應該會更多更深邃。未曾想一直拖到了現在。

翻看了一下二零一四年、一五年、一六年寫的日記,沉默不語,定的一些目標大致都沒有達成或者沒有能力達成。

夢想與目標.png

聽一個朋友說一個25歲的女孩子拉薩白手起家開了三家青旅、一家酒店、一家酒吧還有其他一些什么的實體店,一陣沉默。最近或聽或看到一個又一個同齡人在某些方面走到了我的前面,實際上這群杰出的人里不乏較我年幼者。實質上物質生活的好壞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其個人能力,從福建小我幾歲初二開始編程的ZSX,到時下大熱的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上一個個鮮活的年輕選手,再到朋友嘴里傳過來的在拉薩開店的年輕女子,毫無疑問,我被別人碾壓的體無完膚。

還記得曾經年少輕狂的我由于懈怠懶惰,從縣里最好的初中考到了縣里最差的高中,知道自己落榜之后的我郁郁不得志,曾被爺爺冷嘲熱諷,難忘他斜眼看我的眼神,那雙眼眸里透出蔑視幾乎令我窒息。當時的我整個暑假都把自己悶在家里,在自己房間里粘貼在東面墻上的地圖中央寫上了“知恥而后勇”這幾個大字。而后開學不久便忘了這幾個字,也不知到當時的自己哪來的自命不凡,總覺得自己和同學們不是一類人,認為自己聰慧絕倫稍微認真努力一下就可以把成績搞上去,而整整高中三年我都沒“發揮出自己理想中的真正實力”,玩了整整三年,到最后真正想努力學習了,卻發現無論如何都在課堂上無法跟上老師的步伐,不是聽著聽著就聽不懂了,就是聽著聽著就走神了,那才明白自己比別人遲鈍的多。

畢業以后腦子一熱騎車去拉薩,一路上并非別人想象中的那么堅強:夜幕里從山上摔倒滾落過,騎車摔飛在懸崖邊過,也曾痛苦流涕,幾次出于對前路未知道路漫長與險惡的擔憂而退縮選擇了搭車。回來之后試圖自學參加黑馬程序員的考試,學的也算是昏天黑地非常認真,筆記做了好幾本,或是沒這個天賦,又或者是努力的還不夠,依稀還記得當時的我寫代碼很吃力,只能看著視頻教程看一段寫一段,仿都發不全,這或是我自己學習能力差反應遲鈍的另外一個表現吧。

有一句很火的話:“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可如今卻覺得心在雄沒有用,想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卻限制于能力、現實、背景等很多因素,所想的事情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哪怕付出再多的努力,著實無能為力。

我一直都沒有什么夢想,只有一個個目標,最近驚覺到目標都太短期了,再長也不過一年,至今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值得奮斗終生的目標。話說回來人生又其實定數?我一直追求的有生之年寫一本書何嘗不是夢想?追求了三、四年的攝影器材何嘗不是夢想?去拍一次納木錯的星空何嘗不是夢想?只不是這些夢想都太狹隘了罷了。

說一句特酸的話:社會還是現實的。很可笑的是這個月以來我居然在思考我應該賺錢還是追求思想境界。其實大家都是俗人,現實的物質生活必然在前,思想是后者。因為思想境界是建設在物質生活之上的,亦是之后的,沒見哪個不能解決自身溫飽的人聲名遠播有多么深邃的思想,縱觀古人,潔身自好退出仕途隱居深山采菊東籬下的,聲名遠播也必是認識足夠多的人有足夠大的名氣影響足夠深淵,由此可見我現在考慮追求什么崇高的思想理論,做多么處下不爭的人,還是顯得過于遙遠的。不是說“上善若水,處下不爭”沒有必要性,而是說現在去思考這些實在過早了些。

人活著理當努力賺錢追求美好的生活,看到美女帥哥忍不住多看幾眼這是本能,看了多了想入非非有了生理反應真是理所當然,人本就趨向美好的事物,就算是同性戀也沒見喜歡長殘的,否則則說明這么人有問題,不是心理問題就是精神問題。

僅以此來看,我必須強迫自己,明確自己長遠的目標,特立下文如下:

1.做無那個什么你懂的梁拱行業一天,“拱那個什么你懂的形屋頂”、“拱那個什么你懂的形屋面”、“無那個什么你懂的梁拱”、“太那個什么你懂的空瓦”這四個關鍵詞必須做到百度第一,以確保自己業務量,確保自己的收入穩定;

2.行業站群既然做了,就堅持更新,其他網站上也要持續發布產品訊息,既然做了,就要做好,看到自己成績,一切以工作為中心;

3.張凱個人博客必須將“張凱”二字做到持續百度第一,不盈利歸不盈利,畢竟在學習SEO這么久,總要看出一點自己的成績與能力;(上善若水,處下不爭)

4.拉薩城、讀書筆記這兩個網站就算是采集也必須要看到成績,各堅持3年,找到新的盈利點;

5.總結與目標當成每天臨睡前的習慣,無論何時何地;

6.張凱個人博客不倒,心臟病、舊愛等網站不倒,無非就是多點費用,讓世界看到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