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初,淮安工地竣工,多次來往于工地之間,隨便跑一下就是大半天。有時出差一趟一整天,也無功而返。

臨近杜廣見出發,總是和他玩,實際上整個6月份以及七月初期,只要我在家,都會叫他來我家玩一段時間,他住在我家,每次我們一玩就是兩三天。

7月中旬,我陸續送走了杜廣見去新疆,也送了家玲回廣東。之后一個人待在家里為工作忙碌。

過了7月20,我已經穩定下來,一個人待在家里做自己的工作。每天都在家里看看論文,優化網站,發一發廣告,做一做工程預算。我也深切的感受到,大面積的工程將要來了。

7月下半旬,應福建客戶的要求,去了福建。此刻我在江西景德鎮的項目也經常開工了,實際上這個工程不應該做了,給我挖了大大的坑,這個是后話。

為了去福建,在路上就花了一天半的時間,到了福建之后,又足足待了兩天,我想這個項目應該是十拿九穩了。隨后我又去了江西討要工程款,在江西待了兩三天。在7月的最后,我還去了一趟河北邢臺,日夜兼程。

在福建邵武.png

7月末的時候,我的精神狀態已經達到了高峰,自己特別忙碌也知道將要有大工程來了。

我對自己即將忙碌起來抱有期待,對美好的明天充滿了期望。在7月份的最后一天夜里我拼命的開車回家,想享受剩不了幾天的閑暇。

明天的事情永遠是不可知的,不想寫對未來的期待,我都不知道這8月份過去的時間是怎么走過來的。

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有些事情,時也,命也,琢磨不到,掌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