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9日,此刻坐在拉薩貢嘎機場候機,家玲坐在我的旁邊,像個傻子似的看著我的屏幕。原本是今天下午三點半飛往重慶的南航3464,沒想到拖到現在晚上八點半了飛機還沒飛到這機場,辦不了值機,真的很無語。

這應該是我第4次來拉薩了,這次是我第一次坐飛機往返。還記得第一次是騎自行車來的,第二、三次是坐火車來的,這一次是從重慶坐飛機來了。

和以往來拉薩一樣,這次來也沒有經過怎樣的思索,想到便來了。這一次是我來西藏這么多次以來唯一一次沒有帶相機的,唯一一次沒有去任何地方看風景的,或是因為沒有好的器材拍不出好的照片吧。

放作去年,還會一個人在深夜莊嚴的轉八廓街,或在臨行前的下午到藥王山觀景臺上坐著,看夕陽余暉撒在布達拉宮上。然而今年僅僅看了布達拉宮兩眼,轉八廓街不足五遍。或是自己的心不再平靜了吧。

也是,這兩個月的我沉迷博彩,來拉薩的那天還輸了4萬元輸到兩眼發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該做什么。原本來拉薩為了心寧,或在那夜就發現了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吧。還記得那夜在貴陽東站的停車場里輸的心跳加速,盤縮在車里輸的兩耳嗡鳴,當我出到停車場來到一層廣場,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該做什么,賭博讓我利欲熏心,輸錢讓我身敗名裂,讓我取號火車票坐到候車室的時候,明明盈利14000元,我卻心生不服,控制不住自己一把嗦哈,直接輸掉6萬。當時的我知道會輸,知道不能再打了,然而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想想真的挺可笑的。

當夜我乘動車到了重慶,在機場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跟鬼一樣,本該可以安穩入眠的我被博彩里的”掛”打擊的跟狗一樣,縮在機場一角,難堪。

這次來拉薩,銀行打電話給我說我的銀行卡涉及洗錢,需要一個完美的解釋,否則將被凍結。這使我嚇了一跳,這銀行卡是萬萬不可被凍結的,因為媽媽的一百多萬都在這張銀行卡里。這令我惶恐,趕緊取消了自己博彩賬號綁定的銀行卡,再也不敢賭博了,若是因為博彩的流水過大導致我自己銀行卡被凍結甚至自己被抓起來,真的就得不償失了,銀行打來的這個電話給我敲響了警鐘,讓我意識到我根本不可將博彩當做我混飯吃的工具。

拉薩之行的主題竟變成了博彩之旅,真是事與愿違,但其必然不是我這次來拉薩的核心。這次來拉薩,一是搞好了我與家玲的關系(她居然死心塌地要跟我走??)二是我明白了,所謂信仰,是深植于內心,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求得非消除業障得到回報,而是自己的心寧。本想買一尊綠度母,聽店主說這樣的佛像需要去開光然后供奉起來,我自己心里想,我需要去給佛像開光嗎?我信別人開光嗎?我得到了我的答案:與其讓別人給我的佛像開光,不如自己心誠,里面塞的每一篇綠度母心咒都是自己寫的,未來焚的每一柱香都是自己誦經后點燃的。

這幾天買一了些唐卡,有黃財神,有四臂觀音,又是求財又是求平安,這些本不是我最想要的,我最想要的是二十一度母的化身:綠度母。但我想,最好的還是留在未來吧,這次無緣遇到自己勢在必得的綠度母,不過是緣分未到吧。

QQ截圖20181221154147.png

其實這次雖然沒有轉很多遍八廓街,但還是有所得的:博彩購買的國家福利彩票,福利彩票本就是增加國家財政資助落后地區的,這樣一想便可以釋然,權當捐款了(自我安慰,可笑)。

很久沒有用電腦打字寫日記了,或是今年讀書少了,竟寫不出什么來,這兩年我被欲望左右,忽略了很多自己曾經以為會堅持一生的愛好,希望自己真的能夠心寧,知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