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飛快的騎車,穿梭于人行道邊上的樹林之間時,我心中的抑郁仿佛一掃而空。

雖然今天北風呼嘯,氣溫一下比昨天低了很多度,林蔭之間日光昏暗。但我的心中仍是暢快的,我享受著此刻的顛簸。

從家里騎車到廠區的路上有很多鐵絲。去年換了自行車內胎以及外側輪胎以后,一直放在家里沒有騎,今年只不過在廠區騎了10公里不到的路,車胎就破了兩次。經濟開發區路上的帖子真是太多了,曾經征服過藏區的自行車回到家寸步難行,隨隨便便的幾公里就能讓我的山地車繳械投降。

我雙腿蹬直,飛快的踩踏板。

我雙眼注視著輪胎,它飛快的旋轉,不停的與地面摩擦。

此刻的我又是怎樣的心情?

是失戀之后的頹廢失落?是沒有工程可做的彷徨焦急?

是不知接下來要做什么事的迷茫,還是不知道未來將會怎樣的困惑。

嗯,我腦子里是空白的。

最近公司里來了兩個客戶,我胡亂的招待他們,胡亂的飲酒,我每天都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么,是啊,胡亂。

好幾天沒有看書,看電影,玩游戲。睡覺都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卻完全沒有創造出自己的價值。

今天翻看自己的博客,突然想到前幾年有一個在美國留學的女孩到我的博客留言,當時,她給我留的言,她只是問我:“為什么女子無才便是德?”

我再訪問她的博客,已經有幾年沒有來看了,似乎一切都變了,似乎一切都沒變。

看到她自我介紹時,95后的程序員。她的博客里記錄了很多日常身邊發生的事,她去了怎樣的國家,有了怎樣的經歷。她似乎在杭州外國語讀了高中,去哥倫比亞讀了大學,現在在谷歌就職。

當年她給我留言,是因為我在我的一篇博文中寫了女子無才便是德。此刻再去回想,我真是太狹隘了,自己井底之蛙,坐井觀天。

此刻再去回想,才知道我是作繭自縛。形容我這幾年的生活,“人以類聚,物以群分”這句話在我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QQ截圖20190411101025.png


以前看過這樣一句話,也摘錄到了我的博客里,說人生有三個境界: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昨天新疆的客戶來我們公司做客,晚上與他暢飲。他在新疆有幾萬畝地,有自己的混凝土公司,有幾十棟小區住宅樓同時開工,有200棟別墅在建,有30萬頭豬的養殖場等待建,這次回來是來購買龍蝦苗的,原來他在新疆準備養龍蝦了。

現在覺得,人家老板就是賽車手行駛在高速公路上,而我就是在高速公路下納涼的大爺,人家在飛馳,而我毫無動力,坐以待斃。

甚至人家和我坐在一張桌上喝酒,我都被別人的氣場所震懾到。人家還很謙虛,說他除了喝酒吹牛逼什么都不會。

是啊,人家老板口中的什么都不會,就可以隨隨便便囤積兩三千萬的玉石閑置在家里。

算了,這個繼續在踏板,在前行的道路上。前方或是泥濘或是康莊大道,我都不知道。

我唯一能知道的是,我要是手捏剎車了,歪倒一旁了,駐足了,或也就到此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