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大年初三,中午的時候和張杰從家里出發,開車去廣東。

晚上6:30的時候住到了格林豪泰,一進房間,張杰就變得特別興奮,他興高采烈手舞足蹈,整個人都變得張揚起來,立馬打開了空調,很快的脫光了衣服鉆到了被窩里。我想,此刻他一定特別幸福,他很久都沒有出來住賓館了。所以,在時隔一兩年之后外出住賓館,他特別高興。這讓我詫異,這么普通的事情,他居然會如此幸福,幸福的洋溢出來,笑容掛在臉上,原來幸福如此簡單。

QQ截圖20190208100330.png

我在6:43分點的外賣,六十元的小份三菜一湯。足足等了一個小時,在8:00的時候,外賣才送過來。當我把外賣放到桌上,張杰又變得特別興奮,他大聲的嚷嚷,他要吃掉兩碗飯。此刻他在舒適的賓館里,吃著可口美味的食物,他更加開心。我想此刻他一定更加幸福了。

突然感慨萬千,我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這樣簡單的幸福。去年營收超過百萬,卻因為自己貪戀賭博,輸掉了近10萬元,而變得連續數天悶悶不樂,日日寡歡。當我每個深夜醒來,想到那幾個不講誠信的老賴,拖欠工程款,電話不接信息不回,心情變得更差,輾轉難眠。又當我想到,因為自己輕信他人,決策失誤,導致自己被騙或虧損,心情變得更加沉重。而我卻從來沒往好的地方想,沒有想到我去年通過自己努力賺的錢比前年更多,沒有想到我去年一年掙來的錢,是我認識的同齡人的雙倍或數倍,實際上我都應該,因此而開心,因此而幸福,就不說這些,粗俗鄙夷的。光說我去年去了那么多的地方旅游,種了那么多的花,看了那么多的書,寫了那么多的日記,交了一個善良美麗的女朋友,這些都應該讓我在每每想到時,都能在內心中感受到出幸福。

然而此刻的我并不幸福。

我突然想起,高中畢業以后剛進入社會的時候,開著一輛10萬出頭的雪佛蘭科魯茲掀背小汽車,那會兒總是往返家鄉與濰坊,每每開車到深夜,因為膠州高速修路的關系,在高速上堵車,我停車在服務區睡在車里。夜里很冷,我總能在車上備著一床棉被,當我正在被窩里的時候,我就感到特別的幸福。

又或者是開著車即將回到家,在深夜,省道上空無一人,我在兩側五彩繽紛的路燈映照下飛馳,放著音質并不怎么好的DJ,又會感到特別幸福。

如今開奔馳了,有時在深夜,我困了的時候就把車停到路邊,人煙稀少的地方,直接停車,鉆進車后排的被窩里,也會感到特別幸福。

這種簡單的幸福,絕不是住在賓館里,鉆進被窩里的那種幸福。

我記得在3、4年前我住七八十元一晚上的小賓館,開著空調懶洋洋的,會感到一絲幸福,同時也會感到一絲心痛,是因為我花錢,住在賓館里了,雖然暖和,但是破費了。這兩年來,逐漸上了檔次,起初住在100元出頭的7天酒店,最好要住上24小時,充分發揮酒店的WiFi,好好的下載一些東西,再努力的工作一把,堅守著住一天賓館睡一天車上的理念。現在住兩三百元一晚的酒店,毫無感覺,不值得珍惜,沒有任何幸福不幸福可言。

到底什么才是幸福呢?

我想,如今世俗的我,在人無我有,人有我精的時候,才會感到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