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安徽之行結束回到家中之后,賭心不改毒瘤不摘,索性仍有盈利。因為自己的寫的軟件連遇8掛慘死戰場,已經不敢不停的博彩了。在這些日子都是心情好了沒事的時候打一下,贏一點是一點。

昨天晚上吃晚飯喝了酒,被勸了,喝多了喝吐了,也崴到腳了。喝酒很久沒有喝吐過了,這次居然吐了,這是今年第一次喝吐了吧!不是自己酒量大,而是跟熟悉的朋友在一起喝酒就容易亂喝,挺傷身體的。其實自己已經很保護自己了,出差在外幾乎不喝酒了。每次喝多了都會有一段時間很控制自己不再去喝酒,這也便是喝怕了吧!賭也是一個性質,知道怕了便不賭了。

這幾天冷空氣來襲,家里挺冷的,廣州的天氣不知道怎么樣,家玲的微信與手機都沒有聯系上,挺想念她的,挺想飛過去看她的。但是還沒有聯系上她,亦不敢貿然的過去。

這幾天處理安徽蚌埠工地付款的問題比較頭疼,鬧來鬧去最終的目的不過是拿錢罷了,沒想到這個甲方老板窮著這樣,真是無語,不講誠信的安徽人,做完不給錢的江西人,這兩個地方的絕大部分工程還是少做比較好,普遍容易栽跟頭。

過兩天的機票就要飛貴州了,過去休息休息吧,一個人真的挺孤單的。家玲是個好女孩,沒有她那么誰會跟在我身邊克制我的惡習,很想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