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整整的一天時間,對我寫的行業計算器腳本進行優化,雖然很久沒有寫程序了,但并不生疏。

一直到傍晚七點四十,寫的差不多了,決定出去走走。畢竟待在房間已經整一天了,悶壞了,而且覺得眼睛也很酸痛。

外面的天氣比較悶熱,每走兩步便覺得渾身有一點黏糊,但好在并沒有流汗。

回想應該是三年以前,我第一來到這里,那天的夜里下了火車,坐了摩的到街上,住在了尚客優酒店,第二天與這里的甲方第一次見面。

然后是兩年以前,我第一次開車來這里,特別記得第一次夜里到,下高速的最后一段路燈火通明,令我印象深刻。

江西高安這個地方,我在這兒已經做了有100萬的工程了,賺沒賺到多少錢,來,卻來了很多次,或許賺的錢都花在路費上了。

我記得還有一次,我和陸波住在這里的小酒店,一住就是很久。那個賓館特別便宜,才七八十塊錢一天,我們每天都住在房間里,不是玩手機就是發廣告。

我還記得去年3月份的時候在這里施工,我每天都露宿街頭,睡在車里。我在車里買了一箱啤酒一箱礦泉水,好像還有一箱八寶粥。每天吃喝都在自己的車里,能省則省。

我走到了這里,一家名叫做獨益味粉面小炒館旁邊,這是一家類似于沙縣小吃的小館子。我記得我在一年以前來過這里,并且應該在這家店里吃了一份十幾塊錢的炒飯。記得那會兒對說,有好幾個小女生,她們就算吃著很便宜的東西也很快樂。現在我用余光瞟兩眼這家店,雖然肚子很餓了,然而完全提不起進去吃飯的興趣,或是覺得這家店里環境有點糟糕。

傍晚時分,我走在不知名的街邊,低頭看著手機口述著日記。此刻我并不感到孤獨,也并不感到茫然。雖然我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么。

我似乎走過很多地方,在很多地方都停留過,找個停車位,吃過小飯店,又或者住宿過。

此刻我在哪兒,我知道,可明天我又在哪兒呢?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