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家里的床上思考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1月初的時候從貴陽回家,在凱里呆了幾天又在芷江了一下,后來又在江西的鄱陽湖、景德鎮玩了兩天,之后又到了安徽看了黃山,又在池州住了兩天的賓館,帶著家玲到了我的家,家玲在我的家里也玩了兩三天。然后我一個人在家中,揮霍了兩天,便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了。一個小時贏了萬把元錢,中午的時候已經輸了六萬元,待到下午的時候輸到了15萬,出去吃了一頓晚飯,又輸了4萬元,這樣算下來,那一天一共輸了19萬多元,這導致我接近三天的高峰盈利灰飛煙滅了。那天輸了6萬之后,就應該平打的,怪只怪自己的心亂了,打不下去了就沒有打。后來想打的時候有零零碎碎的充值,輸了有點多的時候又不服輸。給個機會讓我自己不要玩了,卻還是堅持輸錢,一直輸到最后號里只剩1萬元錢才停下。  

所以那天又讓我回到解放前了,等于玩到今天一分錢沒有贏,還要輸掉幾萬元。明明還差14萬就有盈利了,到現在來看一分錢沒有贏還是輸錢,賭博這個東西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玩到最后怎么樣都是輸。  

我想到我在12月10號的時候輸了22萬,12月11號的時候輸了33萬,到今天大概已經有四五十天的時間了,那個時候我最高峰輸掉40萬,落差約80萬,真是挺恐怖的,把自己一年的盈利都輸掉了,就在短短的幾天之內,所以賭博這個東西真是害人不淺。  

現在來看我或許要臨近回本了,但看來我已經有癮了,我賭輸了還想回本,賭贏了就想要贏更多,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到今天已經有,一年的1/3時間都已經耗在上面,而無所得。  

其實我都已經把他看做我的工作,每天都沉迷在自己隱秘的幻想中,每天從早上9點開始打到晚上,5分鐘一期,基本上不漏掉任何一期,到12:00之后高興起來還能打幾把重慶時時彩,真的非常消耗自己的體力與腦力。  

說實話,這三個月發生的事情,我腦子一片空白都沒有,真的好迷茫,不知道未來什么時候能盈利再戒賭?真的不想在這里面反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