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住在池州的希岸輕雅酒店,看著空調下掛滿衣服的時候,我正躺在床上回想著今天的戰果。今天打得不錯,傍晚的時候通過一個小時的測試,覺得還是先打短期的三期的第三期,如果本金比較大的情況下再進行雙投。這樣的想法經過實踐中有斬獲,增快了盈利的速度,但必然也有很大的風險。

且不說那些,光說這個酒店。在2017年的秋天,我曾在這個酒店呆了兩三天,每天早上很早的起床進行網站的建設,一直工作到深夜,困了就直接睡覺,一點都不玩手機,那兩三天我過得特別充實,時間利用率很高,至今印象深刻。整個2018年我都沒有像2017年個時候有過那么認真工作,金錢讓我變得迷茫,沒有好好靜下心來審視自己。

躺在床上想想我也是挺可笑的,雖然這幾天日進斗金,但這明明都是自己犯下的錯,每天都為了還債而努力,而不是說為了更好的生活而努力。

這種努力雖然從結果來看收獲,但是一點都沒有辦法開心,因為未來的路還很長,把輸掉的錢贏回來真的太困難了,而且賭博本來就是一個不好的事情,這幾天每天都要想到第二天早上9點要起床開始博彩直到夜里12點,就覺得很累,每天什么事都不用做,每五分鐘都要看手機,太疲憊了。

每天早上8點出頭的時候就會自然醒,迷迷糊糊的等到九點鐘出頭,準時拿起手機開始看盤。現在博彩對我而言就像是工作一樣,真的沒想到在這個曾經讓我努力為自己的工程而工作的酒店,現在我居然呆在里面為還債而努力,真的好不開現在贏錢的感覺為自己挖下的坑回填一樣,雖然每天看都會越來越小,但一點都不喜悅。

這三個月權當一種體驗吧,贏回來的錢終究不是自己的錢,要連本帶利的還回去的。

每天都重復著這件事情,腦子里都思考著這件事情,真的很累,完全喪失了自我,失去了對生活。樂趣也沒有了,合法的追求,好迷茫啊。

現在在努力的回本,或許等回本之后我也會考慮盈利,到底什么時候才是盡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