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郭不喜歡吃魚,他女朋友喜歡吃魚,然后,他們分手了,分手后,老郭開始研究魚,尤其是前女友最愛吃的烤魚。  

后來老郭在延安三路和臺東八路交叉的附近開了一家烤魚餐廳,叫大魚等于二,他請我去吃,我問他,這個店名,有什么寓意嗎?老郭說,大魚等于二,就是一條魚適合兩個人吃,套餐價格199元,你要是一對情侶,結賬前簽了“不分手協議”,套餐價格就99元,兩年之內不準分手,如果分手就要雙倍補償我,一人給我100塊。當然,你也可以不參與這個游戲,完全自愿。  

我問他,你怎么知道人家一-年后有沒有分手?老郭笑著說,簽協議的時候留電話,我定期電話回訪。其實,我想告訴他們戀愛要有所敬畏,有所儀式感,你心里惦念這么一個事兒,你說過不分手,要說到做到。我說,你還愛著她?  

老郭低著頭,說,她以前總是讓我做這做那,她說對以后好,我很煩。她買了一-個漂亮的頭花,我問她干嘛買沒用的東西,她笑著說,好便宜啊!她買過無數在我看來沒用、很便宜、又占地方的東西,后來,我們分手,她搬家走的時候,裝滿了卡車。她有一一個小本子忘記拿了,你知道上面記了什么嗎?從我們開始戀愛那天開始,她就開始計劃要嫁給我了。  

我問,前段時間,你托很多朋友拍一個微店里面看上去沒用的東西,那個店鋪應該是大喜的店鋪吧。  

老郭說,搞笑吧!她愛你的時候,你覺得她幼稚,她不愛你了,你卻用幼稚的辦法去愛她。你覺得愛情癢了,親手拿起刀捅下去,好了,現在不癢了,開心了吧。有-天,我回家很晚,樓道里的燈壞了,我突然想起來,她告訴我很多次讓我去修,分手了,我把那個燈修好了。分手了,我才換掉了壞冰箱。分手了,我才修好了浴室里滴水的噴頭。分手了,我才后悔沒好好愛她,讓她以為愛情這么糟糕。  

我問,后來,為什么不去找她?  

老郭說,可笑的自尊吧!我想把所有糟糕的東西,都修好,然后再迎娶她回家。  

老郭跟大喜戀愛那會兒,多可愛啊!  

大喜喜歡吃烤魚,可是老郭不喜歡吃魚,他就點兩份小菜,老醋花生和糖拌西紅柿,笑著跟大喜說,你看,你看,一生一柿。  

大喜笑著問,你會愛我一生-世嗎?老郭說,你呢?  

大喜想了想,說,我只會愛到你不愛我為止。老郭說,那你得努力啊,算命先生說我能活到九十九。  

大喜笑了笑,你是不是傻,你什么時候算的,準不準?  

老郭笑著說,絕對準啊,小時候,電腦算命,科學吧,你往機器上一站,輸入出生年口月日,就給你打印出來一張命運提示。那天吃完飯,大喜說,我們走回家吧。  

然后大喜一直低著頭,再也沒有說話,老郭問,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兒?大喜沒有說話。  

走了很長的一-段距離,大喜突然開心的跳起來說,你快抱抱我。老郭一愣。  

大喜笑的像個小孩,說,飯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我不能再走了,活到100歲,就得多愛你一年,你都不在了,我還愛著你,那多累啊!老郭說,所以,我得現在背你回家?  

大喜說,對啊對啊,我得多省點力氣,這樣才可以愛你愛到九十九。  

我問大喜,你還愛著老郭嗎?  

大喜說,搬家走的那一天,我在卡車.上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我這輩子除了嫁給老郭,就沒事可干了嗎?我總覺得他應該這樣,他應該那樣,他變成了我想象中的那個樣子,可是,那不是老郭,其實,我們都在愛情里迷失了,你在愛情里最迷人的樣子,就是你自己的樣子,不是對方希望你成為的樣子。那天,大喜去了老郭的烤魚店,她笑著問,你們這里有一-生一-柿嗎?老郭愣了愣。  

大喜指著桌子上的“不分手’宣傳單頁,笑著問,這個活動長期有效嗎?  

老郭點了點頭,問,自己一個人?大喜笑著說,兩個人,我在等他。老郭心里有那么一點難過,還是笑著說,你來,免單,我請你們吃。大喜笑著說,你也是打開門做生意,我哪能來蹭吃,要不我就去其他家吃了,我老公一  會兒會來買單。老郭問,你結婚了?大喜說,快了,在準備。  

老郭說,那,那,恭喜你啊,今天這頓烤魚我請你們吧。  

大喜看著桌子上的菜單,菜單上附加著“不分手協議”,點完菜,愿意參與活動,簽名就好,大喜指著菜單問,在這個地方簽名嗎?老郭點點頭,思緒萬千。大喜笑著簽完了名字,看著老郭,老郭看著大喜。  

大喜笑著說,愣著干啥,簽名啊!老郭問,什么意思?  

大喜說,這不是你自己定的規則嗎?情侶才可以吃,簽了“不分手協議”,兩年內不能分手。  

老郭突然眼圈紅紅的。大喜說,你是不是傻,偷著買我微店的東西,你好歹換-一個我不知道的收貨地址啊。我說了八百遍,你就是不聽,多吃魚,多吃魚,這樣就會變聰明。吃完這頓魚,我要減肥了,去年買的那個婚紗我穿不上了。老郭笑著說,你這是要結婚的節奏嗎?大喜笑著說,我掐指一算,你從我微店買了那么多結婚的小物件,應該是要結婚了,可是你缺一-個新娘啊,我就來了。愛情不會出問題,是我們出了問題,別著急分手,兩個人在一起的力量一定大于等于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