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vhabu.tw/zb_users/upload/201805/1abb1525604681.jpg

2016年1月14日的晚上,我和幾個朋友一起聚會,聊到了相親的話題。回家就寫了那個答案,寫完都到15日凌晨了。隨手就發了。

結果,下午三點多有個妹子來和我說話了……

她是之前由一個師弟介紹認識的,曾經因為技術上的事情聊過幾次。當時她在上海,我在深圳,所以并沒有打過什么主意。

結果從這一天開始,聊的就越來越多了。到春節的時候,基本上天天都要聊上幾個小時。

她非常聰明,三年半拿到了斯坦福的博士,發表的論文足夠她拿到杰出研究學者綠卡。她讀很有意思的書,有自己獨立的見解,討論起問題來也是你來我往。她愛笑,也很有幽默感。她有自己的事業,盡管有些不合興趣而想要換一個方向。她也經常運動。

我知道我太喜歡這個姑娘了。于是我找了一個周末佯裝去上海出差,約她見了第一次面。她符合我對她所有的想象,甚至比那還好。

然后……

(以下動作由專業人員演示,請勿在家模仿) 我在微信上表白了……

是的,我知道這很蠢,而且必須要聲明的是我本來的計劃也完全不是這樣,完全是一時沖動。

而計劃,大概也永遠不會像這樣完滿。 這并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畢竟我們中間是1500公里的距離。但是她還是決定要試一試。

于是我們倆就不停地飛來飛去,充分體會了南方沿海地區雨季的準點率——推遲兩個小時以內簡直是奇跡。

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專門記了從深圳到上海的最早和最晚的一班航班,預備著也許有一天她得了病或者遭遇了意外,我能夠保證趕到她的身邊。然而幸好,這并沒有派上用場。

后來她辭職來到了深圳,但還沒等找好工作,我又要離開深圳的公司,到北京和幾個朋友創建一家公司。于是我們一起搬家到北京。

飛北京的那一次,是我有史以來最累一次旅行。到了機場,發現北京有雷暴,飛機無法降落,所以全面延

誤。所有人被拉去了賓館。到了十二點多,被從賓館拉到飛機場,又安檢、上飛機。結果在飛機上坐了一兩個小時,還是無法起飛,又被拉回賓館。到了五六點鐘,再次被拉回飛機場,總算是起飛了。

但是我心底里又十分高興,因為似乎深圳只是一個序幕,而我們在一起的生活,這才真正開始了。 我到北京來創業,公司是996的節奏,相當的忙。目睹了我辛苦操勞之后,她毅然決定……

找一個比我還忙的工作,從而避免單獨在家而不得不承擔更多家務。

于是我們基本上晚上九點多一起下班走路回家,聊一路各自的工作、同事、見聞,分享成功的喜悅和挫折的苦悶。

我們其實也有著相當不同的方面。她有著學霸那種特有的計劃性、自制力和執行力,不過又可能焦慮。而我,就比較懶散,有時會因為拖延癥晚期造成的后果而悔恨。我倒是很喜歡她那樣,因為她是我拖延癥的克星。但是她的話……,可能因為我而焦慮得更多了……

這個真是我必須補償她的地方啊。

到第240天的時候,我拿出了一塊鑲著碳結晶的戒指,說了一段坑坑巴巴的話,問了一個問題。她說她愿意。但是過了一會兒,她又覺得怎么這么簡單就把自己“賣了”……

“你不是還號稱你寫過小說嗎?這無限接近于零的文采是怎么回事?重來一遍!”

“好的大王,遵命大王。”

世界就是這樣不可預料,但是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