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今天下午3點多要坐車去廣州,我很早就醒了,大概7:20。

早晨起床頭昏腦脹,一方面是睡眠的時間太短,一方面是空調溫度開的太低了,凍死我了。或許有一點感冒的癥狀,喉嚨發炎,渾身無力。

由于起的比較早,我催促家玲起床。她說帶我去海邊的。可是她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起來,說要睡到9點。

我也沒有管他,忙著自己的事情,差不多等他洗漱完畢的時候,我也把事情做完。那會兒已經上午是10:00了。

家玲說帶我去看海的,沒看成,我一肚子氣。昨天晚上看海變成了看房,今天早上看海變成了看空氣。她還說帶我去吃早飯喝早茶呢,心里想都10點多了,在我們家過半個小時就吃午飯了,要嚇死我嗎?

氣沖沖的我開著小電瓶車到了她家,我混吃混喝的,喝了兩碗大白粥。家玲被她的老爸責怪了,她的爸爸說,為什么回來吃早飯不提前通知她的媽媽?讓我回來只能喝大白粥,吃小肉圓。不過我心里還想著這個早餐也不錯,至少還有小肉圓呢。

在我的強烈要求之下,我讓家玲帶我去看一看他的哥哥,養殖的烏龜。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她哥哥養的烏龜滿地跑,而且據我們觀察,一共死了兩只。這些烏龜都已經斷頭了,腐爛了,散發出惡臭,有點滲人。

在我的思維里,如果說養烏龜出于對動物的關心,那么就應該善待他們,不應該讓烏龜自生自滅,腐爛了都沒有人收尸。如果說出于商業盈利考慮。那么至少應該賣掉一半,在略微收回成本的同時,節省開支。不過說真的,感覺這個烏龜腐爛到頭都掉了,真的有點可憐。

11:30的時候,家玲帶我去看劃龍舟。或許是因為太陽暴曬,我開始渾身乏力,本來就已經沒有什么力氣去了,但家玲說不去來不及了,我想想既來之則安之,就和她一起去了。

待到比賽劃龍舟的地方,但見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真令我想不到,看似一點大的小鎮,居然有這么多人來看劃龍舟,幾百米的海岸線里,三層外三層,根本就不是來看劃龍舟的,而是來看人擠人的。至少我認為是這樣的,而且我看很多人根本擠不進去拍龍舟,而是拿個手機拍,人多的造型,笑死我了。

簡單看了一下,也沒有找到地方插到前排,再加上自己已經被太陽暴曬的快烤焦了,此刻感到不想下咽任何食物和水,我對看劃龍舟比賽失去了興趣,準備離開。

前后間隔10多分鐘,我打了三個電話給家玲,我想讓她一起離開。家玲堅決要看劃龍舟,這讓我憤怒,真不知道她帶我來看劃龍舟比賽,還是她自己要來,而且我的身體狀況已經很差了。氣急敗壞的我關了機自己開了摩托車,走到了某個小區。發動摩托車的時候,因為開的太快,后輪還漂移了,差點摔倒在地,我想破相了就好了,讓她見識見識我的憤怒。

后來還是氣不過,打開了手機去接了家玲,回到了賓館。

在賓館里剛收拾好行李,就退了房,去她家吃最后的午餐了。

還好今天我寄過來的,快遞到了,這讓我臨行前有一點面子。畢竟我這次沒有空手人來,不管送的東西好壞,禮輕情意重。

吃飯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已經精神不佳了。已經確定是感冒無疑了。

家玲的爸爸問我要不要喝點酒,如果不喝酒的話,酒就蒸發了。我想恭請不如從命,又喝了幾小杯白酒,頭愈發的沉重。吃飯時,未到家玲的大哥,聽說去舉辦劃龍舟的村子吃酒席了。

飯罷,稍作休整,家玲二哥的朋友送我們去了動車站。

離開電白.png

此刻我已經覺得自己體力不支了,連行李箱都不怎么有力氣推了。家玲的媽媽還帶了荔枝以及魷魚干給我們,還好不需要我掛著。

坐在動車上我一路沉眠,想來已經有點發燒了。

兩個小時出頭后,我門到了廣州之后,乘坐地鐵,并且還轉了一班地鐵,歷經一個多小時,我們才到達了人和地鐵站。

出了人和地鐵站,我們又走了近一刻鐘的路程,才抵達麗楓酒店,一進酒店我就倒在了沙發上,家玲去辦理了住房手續,而我為發高燒已經失去了力氣。

到了房間之后,我立刻洗了澡躺在床上,家玲給我沖好了藥水,又專門出去買了藥給我吃。至少她沒有發什么牢騷,還是挺任勞任怨的。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讓她去買一碗皮蛋瘦肉粥給我,白粥也可以。她卻畫蛇添足給我來了一碗海鮮粥,海鮮粥一喝下去藥效全廢,當我好不容易發高燒,減退了一些,沒想到第2天又復發了,當然這是后話。

喝完粥之后,我便早早的休息了。